共抓大保護促進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

來源:中國環境報 時間:2018-08-07

對話人 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羅來軍 采訪人 本報記者 宋楊 

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長江和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針對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又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要求。共抓大保護對于促進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有哪些作用?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的“5 個關系”應該怎樣理解?為此,本報記者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羅來軍。 

共抓大保護對于促進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有哪些作用?

遏制生態系統退化、環境污染、資源浪費,從而改善環境質量、提高資源利用率、加大招商吸引力 

中國環境報: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長江和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針對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又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要求。您認為,共抓大保護對于促進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有哪些作用? 

羅來軍:長江經濟帶的生態環境具有特殊的價值和重要性,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時指出的那樣: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為此,長江經濟帶在發展過程中,搞好生態建設,保護好生態環境,就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單論共抓大保護對于促進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作用而言,可以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考慮。

一是遏制生態系統退化,提高生態水平。目前,長江經濟帶面臨著生態系統退化的問題。比如森林面積大幅度下降,據統計,整個長江流域原始植被減少了 85%;濕地面積銳減,比如我國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由 5200 平方千米萎縮至現在的 2399 平方千米;生物多樣性減少,也時常發生地震、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災害。還有一些人為因素,造成的水土流失加重。

二是遏制環境污染,改善環境質量。目前在水質、空氣、土壤等方面均存在著比較嚴重的污染問題,其中水污染問題尤為嚴重。比如目前超過 600 公里的長江邊岸污染帶已經形成;長江 60余個主要湖泊中,80%存在嚴重富營養化現象。空氣質量不容樂觀,長江經濟帶聚集著全國 30%的石化產業和 40%的水泥產業,空氣污染不斷加重。土壤污染也不可忽視。在共抓大保護的過程中,對造成水、空氣、土壤等方面的污染源進行控制或者清理,對能夠改造的污染嚴重的傳統工業進行創新改造,對不能改造或者改造困難的污染工業實施搬遷,或者進行關閉停產。通過這些手段,可以推動實現長江經濟帶沿岸企業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

三是遏制資源浪費,提高資源利用率。粗放的發展方式致使水資源、土地資源、礦產資源、能源資源在利用上存在著嚴重浪費的問題。比如長江沿岸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兩倍;金屬礦產尾礦利用率約為 10%,遠低于發達國家 60%的利用率;能源資源綜合利用效率僅為 33%左右,比國際先進水平低近 10%。

四是改善生活工作環境,提高招商吸引力。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和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人們越來越重視生活和工作的環境。長江經濟帶發展通過共抓大保護,可以有效控制污染,極大改善沿線人民的生活和工作環境,那么,人們就更愿意到這里來生活、投資和發展。

中國環境報: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了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需要正確把握“5 個關系”。對于這 5 個關系,您認為應該怎樣理解?

羅來軍:我們首先要認識到“5 個關系”提出的依據是什么。第一個依據是長江經濟帶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清醒看到面臨的困難挑戰和突出問題,如對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仍存在一些片面認識,生態環境形勢依然嚴峻,生態環境協同保護體制機制亟待建立健全,流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問題突出,有關方面主觀能動性有待提高。第二個依據是對長江經濟帶的未來發展具有重大作用的挑戰和事項。

對于正確把握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系,理解的關鍵點在于,經濟建設的前提是有限的資源,那么有限的資源多少分配到長江經濟帶發展的系統性建設之中,多少分配到重點突破的事項之中。處理好二者之間的關系,整體效率才能達到最大化。  

對于正確把握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的關系,習近平總書記之所以強調這個關系,是因為他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提出“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之后,人們對要不要開發和發展,以及如何開發和發展存在著迷惑甚至疑慮。通過這個關系的明確提出,解決了人們的迷惑和疑慮。其理解的關鍵點在于,首先要保護生態環境,而不破壞生態環境的發展都可以推進。

對于正確把握總體謀劃和久久為功的關系,理解的關鍵點在于,我們既要做好頂層設計和科學決策,力所能及地形成最優方案,又要腳踏實地地做好每一件事情,把決策和方案貫徹落實好。

對于正確把握破除舊動能和培育新動能的關系,理解的關鍵點在于,破除高污染、高消耗、高排放的傳統產業和企業并非易事,需要我們下大決心做減法,而且不能顧慮經濟增長速度的放慢。同時,大力發展和培育沒有污染以及污染程度低又能夠容易防控的產業和企業。而且,培育新動能要有耐心,不能急于短期內就創造出強大的經濟發展動力。

 對于正確把握自身發展和協同發展的關系,理解的關鍵點在于,一方面,各個地方需要依據自身的比較優勢確定自己的發展模式和路徑。另一方面,國家需要對整個長江經濟帶的發展進行統籌,確定出重大的戰略突破事項,并進一步確定戰略突破事項的具體承擔主體,以及資源配置;
而后,國家針對上述兩個方面,制定差異化的政府考核要求,牽引長江經濟帶的各個地區、各個城市形成錯位發展、協調發展、有機融合的“一盤棋”格局,達成整體合力。

長江經濟帶沿線區域差異較大,如何推動綠色發展? 

依據不同地方的資源稟賦、比較優勢等差異,實施差異化的發展模式和考核標準

中國環境報: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堅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工作的重要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不搞大開發不是不要開發,而是不搞破壞性開發,要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大開發”和“開發”之間的尺度如何準確把握? 

羅來軍:在兩年多的時間里,習近平總書記從重慶到武漢,兩次主持召開關于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座談會。這兩次座談會一起把長江經濟帶的發展定位、基本思路和根本遵循說清楚了。 

2016 年 1 月 5 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市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時指出,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當前和今后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人們對“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產生迷惑和疑
慮,還要不要搞開發和發展?開發到什么程度是開發,而又不是大開發?習近平總書記這次考察湖北湖南,為長江經濟帶發展立規矩,即不能搞破壞性開發,設立生態紅線和禁令,把上述問題說清楚了,也指明了如何正確把握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的關系。 

從這兩次重要講話中,可以得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清晰思路,概括為 4 個層次:首先,要保護、修復和建設長江生態;其次,在生態優先的前提下謀劃綠色發展,即發展不能破壞和干擾生態環境;第三,一些發展反過來又能夠促進生態建設;第四,生態建設和綠色發展倒逼產業轉型升級,否則淘汰或搬遷。這 4 個層次的思路就把“大開發”和“開發”之間的尺度給準確清楚地界定出來了,方便各地政府在政策制定和實際建設中進行把握和掌控。 

中國環境報:長江經濟帶沿線區域差異較大,生態環境復雜,推進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將對沿線地區的經濟發展產生哪些影響? 

羅來軍: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先明白長江經濟帶如何推進綠色發展。考慮到長江經濟帶沿線區域差異較大,生態環境復雜,在推進綠色發展的過程中,就不能對長江經濟帶整個區域實行“一刀切”的發展模式和考核標準,而是要依據不同地方的資源稟賦、比較優勢等方面的差異,并結合在國家重大戰略事項中的角色,實施差異化的發展模式和考核標準。

有些地方適合發展高水平的產出經濟,則可以積極推進產業效率高的經濟體系;而有些地方生態環境非常重要,發展任何產業和企業,都容易破壞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那么,這樣的地方則不適宜發展以產出為衡量標準的經濟體系,而是應該大力進行生態建設,對其生態建設水平進行考核。對于后者,如果其經濟發展不錯,而生態環境遭受了破壞,國家不但不應該認可和表揚,還要對其進行教育與處罰。 

當我們清楚長江經濟帶應如何推進綠色發展之后,就能夠明白推進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將對沿線地區的經濟發展產生哪些影響了。主要表現為五大類。

對于僅僅適宜生態建設的地區,其經濟發展的速度和規模都應該降下來,甚至進行發展轉型,不再搞經濟開發。

對于低效率、低技術、低競爭力,高污染、高消耗、高排放的“三低三高”型產業和企業多的地區,因需要大力破除舊動能,其經濟發展的速度和規模都會明顯地下降。 

對于有條件大力發展綠色產業和服務業的地區,則因需要大力培育新動能,其經濟發展的速度和規模都會出現上升趨勢。而且,經過一定時期的培育和積累,會形成高水平、高質量的現代化經濟體系。 

有的地區適合發展高水平的生態建設,而又適合基于生態資源發展高水平的綠色產業、生態產業,這樣的地區能夠同時推進生態建設和綠色發展,實現高水平的生態與發展相融共進的發展格局。 

對于不適宜發展高產出經濟的地區,其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為其他適宜發展高產出經濟地區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生態環境條件和比較優勢,其社會發展需求和人們生活需求應該從高產出經濟發展的地區獲得補償,以保障生態建設地區的生活水平。

通過上述五方面的落實,將有利于長江經濟帶各個地區、每個城市在各自發展過程中從整體出發,落實“一盤棋”思想,實現錯位發展、協調發展、有機融合,形成整體合力。

就綠色發展而言,鑒于長江經濟帶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優勢和自然資源優勢,國家可以考慮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國家生態建設示范區和國家綠色發展示范區。 

中國環境報: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過程中,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可能會遇到哪些挑戰?您有哪些建議? 

羅來軍:我認為,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將會遭遇 3 個層次的挑戰。

 一是思想上的挑戰。人們習慣于以經濟發展指標來看待和衡量一個地方的建設。長江經濟帶加大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力度,難免影響到經濟發展的速度和規模。如果我們仍然看重 GDP 的增長,那么,很多資源就難以真正地投入到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之中。化解這個挑戰的關鍵是,要對各地方政府的工作實施差異化的考核指標,適宜生態建設的地區要確立生態至上的考核標準。 

二是管理上的挑戰。長江經濟帶的管理具有特殊的復雜性,包括 11 個省市,容易陷入“九龍治水”困境。理順目前的管理體制,構建科學高效的治理機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應進一步加強組織保障,可在中央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下依托生態環境部、水利部、自然資源部設立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協調委員會,在多地區、多部門之間進行統籌協調、綜合決策。其次,建立和推行多種治理機制,比如差異化的政府考核機制、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機制、生態補償機制等。 

三是技術上的挑戰。無論是生態建設、環境保護,還是綠色發展,對技術的要求都是比較高的。假如我們有了正確的思想認知,也有了優良的生態環境管理機制,即是說解決了上述的兩項挑戰,但并不能保證我們就能夠做出良好的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還需要我們克服技術上的挑戰。低碳技術、植被培育技術、綠色加工制造技術、新興戰略產業技術等,在長江經濟帶的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中具有重要的作用,決定著生態環境的建設水平和與之相適應的經濟發展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