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 唯有“協調發力”

來源:人民政協報 時間:2018-08-07

全國政協委員 重慶市政協學習及文史委主任 王濟光 

多年來,長江經濟帶在發展過程中存在著不平衡不協調的突出問題,不僅制約了上游地區的生態屏障建設,也影響了全流域生態文明建設。作為一種流域經濟,推動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的諸多問題歷史成因復雜,各種矛盾交織纏繞,如何尋求破解之道,還是要沉心靜氣,辨癥論治,有序出招,精準發力。 

全面梳理影響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的制約因素,不難發現,沿江地區的經濟發展質量、發展效果和發展效率存在著極大差異,上中游地區經濟發展過度依賴增加物質資源消耗、規模粗放擴張、高能耗高排放產業的發展模式,尚未得到根本改變,從而對實施長江生態修復工程帶來很大壓。尤其是長江上中游地區產業結構不盡合理,呈現出傳統產業多新興產業少、低端產業多高端產業少、資源型產業多高附加值產業少、勞動密集型產業多資本科技密集型產業少的“四多四少”格局,上游地區還有很多地方仍然依靠傳統高能耗產業作為經濟發展支撐點。因此,要解決好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中的老大難問題,就必須真正重視沿江地區污染企業的“上山下鄉”、新業態發展的新增污染以及個別地方的“黑色增長”,在健全體制、嚴格制度、嚴密法治、強化執行力、加大懲處力等方面,努力形成“五個只有”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協調機制體系。 

只有完善共建共享、共管共贏的長江生態修復保護協調機制,才能實現生態更優美。建立從源頭上開展長江生態保護修復的協調機制,形成整體預案和行動方案;立足全局,突出源頭嚴防、過程嚴管、違法嚴懲,構建長江生態環保無死角全覆蓋的全流域、全過程協調機制;注重協同,系統梳理和掌握各類生態隱患和環境風險,建立健全監測預警長效機制。整體聯動,逐步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的生態補償機制,加快完善多元化投入保障、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等制度機制。 

只有構筑綜合立體交通走廊建設的協調推進機制,才能實現交通更順暢。以長江黃金水道為主軸,以綜合交通運輸大通道為支撐,在保證長江干線航道暢通高效的同時,全面建設沿江高速鐵路和國家高速公路,形成沿江三大城市群軌道交通網絡骨架。以沿江重要港口為節點和樞紐,統籌推進水運、鐵路、公路、航空、油氣管網集疏運體系建設,打造網絡化、標準化、智能化的綜合立體交通走廊,與依托亞歐大陸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相聯接,構建沿海、沿江、沿邊與內陸全方位開放新格局。 

只有構建沿江產業轉型升級的促進與協調機制,才能實現經濟更協調。在中央層面建立宏觀統籌機制,協調好沿江各地自身發展與協同發展的關系,推動實現上中下游錯位發展、協調發展、有機融合,形成整體合力。在地區層面建立省級協調機制,通過橫向合作協調好沿江三大城市群在各自發展中結合區位條件、資源稟賦、經濟基礎,形成差異化協同發展的目標和舉措。 

只有建立長江經濟帶均衡有序發展的區域協調機制,才有實現市場更統一。加強新型政府治理中的省際協商合作,解決跨區域性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流域管理統籌管理、商品流通統一市場、人口流動區域通開等重大問題。統籌推動沿江地方政府加快簡政放權步伐,重點是清理阻礙要素合理流動的地方性政策法規,清除市場壁壘,推動勞動力、資本、技術等要素跨區域自由流動和優化配置,尤其是要把以戶籍制度改革為中心的城市勞動力市場發育作為長江上中下游合作創新與改革的突破口,清除阻礙勞動力市場發育的各種制度性障礙,引導和規范人口流動與遷移。 

只有培育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的宏觀調控機制體系,才能實現機制更科學。推動規劃與政策體系的科學調整,對《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和“十三五”規劃開展中期評估,結合前期實施情況和國內外發展環境新變化,按照新形勢新要求對規劃中的相關項目和政策進行調整。在落實主體功能區戰略過程中,深入推進“多規合一”,嚴守生態保護、耕地保護和城鎮開發邊界三條紅線,形成“共抓大保護”的體制機制、聚焦民生改善的協同機制和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調節機制。